当前位置:主页>原创天地>悬疑惊悚>

声响

时间:2018-11-23 17:10来源: 作者:梦里秋蝉 点击:
  

一个秋天的傍晚,残阳穿过西方的云层,像点了把火。烧着的云,如一条烧着的蛇。


我又回到了这座小镇,这座群山环伺的小镇。脚下这条唯一伸向外面的路,沿着一条浑浊的河。如一颗地雷的引线,向小镇的方向延伸。风沙一路狂欢。


收了我整整20美元的货车,把我像丢一件了色一样,随便丢在小镇的路口。然后疯子似的疾驰而去。那速度至少超过了60迈。


我对着一路远去的风尘,叹了口气。回过头。


大道右侧,无尽的荒草,一直燃烧到天边,突兀其中的几十棵枯木,像死人,刚从荒草埋没的坟墓里爬出,对着漫天血红的霞光,肆意着浑身漆黑的怨念。


大道左侧,那条浑浊的河,从小镇奔流而出,翻涌着冰冷的黑色河水。如血液,低吼着,沿着曲折的血管,输往无尽的远方。


而这条黄沙大道的尽头,这座童年的小镇。正如一只巨兽,酣睡在残阳昏暗的光阴里。两根光秃秃的木柱,是伛偻的守门人。顶着一面炭黑欲断的拱形门框。一块残缺的木板,歪斜欲断。


克苏鲁镇,


四个油漆大字,在翻腾着烂叶,嘶哑的风中,泛着淡淡绿莹莹的微光。就像狰狞于无数夜晚的那同一场噩梦,怀着最深的恶意,凝视着我,准备再次袭来。


“那么我……为何还要回来?”


:“终究,你还是回来了!呵呵!”


是脑子里的那个声响!它也回来了,简直就是个魔鬼!


从我和艾伦斯逃离这个镇子的那刻起,便一下子钻进了我的脑子。


一遍又一遍,像一个醉汉的痴语,无止无休的。缠绕在每个入夜的耳畔。


“回来吧!回到小镇,回来吧!回到你属于的地方。”


呵呵!现在的我,还能去哪呢!?


艾伦斯已经不在了!


***


大概一个星期前!现在想起,遥远得仿佛回忆一场梦境。


那个声响突然消失了,于是,我和艾伦斯度过了一辈子最幸福的时光,我们计划要结婚了。


可就在今天的早晨,就是雨中的一场车祸。它夺走了她。


不!不是车祸,是那个声响,是那个声响杀死了她!一定是的!一定是!


只留下我一个人。把我变成孤魂野鬼。和死了又有什么分别。


所以我回来了!我要找到那个声响!我要为我的艾伦斯报仇!


哪怕它真的是个魔鬼,哪又怎样?


一个已经死了心的人,有何惧怕!


不再犹豫,我一头扎进,这座已然物是人非的小镇。


***


这条笔直的小镇主街,空荡得只剩风的低语,裹卷着残碎的枯叶,四处游荡,游魂一般。


道路两旁,一座座木制洋房,朦胧在渐渐亮起的街灯里。还是十多年前的老样子,一点没变。斑驳的窗框里,却没有透出丝毫的光亮!漆黑,空洞,如一只只瞎子的眼。


“小镇的人呢?哪去了?难道……?”


我在老镇长家右侧的路口,拐进一条小巷。径直奔那个地方而去,那个小时候一次也未敢涉足的地方。


***


黑暗,潮水般翻涌,淹没了大半的视野,徒留天上一弯残月,睁着如同死人的眼。还有那遍布夜空的苍白群星,仿佛默默的低语着,只是那声音太过遥远,无法听见。


在这片冰冷的寒光里,隐约的树干突然一下子茂密起来。几乎将这条小时候还算宽阔的林荫大道封得严严实实。我只能在这一棵棵愈加昏暗的枯木和暗影间,浪沧迈进。


枯木,枯木,还是枯木。这满眼扭曲的残枝,在夜空中,划出一道道的网。这网却网不住一片叶子。


那一片片的叶子,仿佛全都死了,只残留铺满脚下的残尸。聚成了一滩黑色的沼泽。被我的皮鞋踩着,咯吱咯吱的喊着疼。


镇子里的树,难道一下子都死了吗?


就在我的身躯开始在寒风中瑟瑟抖动之际,我的步履,已将我带到了树林边缘。


一道诡异的绿光,如一场戏剧的背景,氤氲在不远的前方。绿光里的枯木,愈加狰狞,好似一场群魔的乱舞。


我下意识的加快了脚步。


“哗啦哗啦……”


叠翅交错,几根长长的黑色羽毛,随风飘落,沾在我的肩膀上。


“啊……啊……啊……”


是乌鸦。


三只、四只、五只……


高高的盘旋在教堂高塔突兀的十字架上。在星光惨白的辉映里,像着了魔,一圈又一圈,一刻不停的旋着,不能离去。


这时,我才惊诧的发现,刚刚高悬于繁星之中的那弯残月。竟已悄然坠落,再无踪迹。


而那氤氲的绿光,从教堂高耸的哥特式窗棂里透出。伴着管风琴弹奏而出的诡异交响。如坟墓里的鬼火,莹莹烁烁。


沉默的橡木大门后传来清晰高亢的合唱。


“望向天空,直达高处


夜空正有星星悬挂


劫难过去,直到永远


封印即将毁灭,旧日支配者醒来


他们将回来,人们将发现


他们回来后将面对新的恐惧


他们会以他们的名字悔过


当他们回来时,希望回归黑暗


无知和愚蠢,人类的规则


他们在哪里,他们就是规则


星耀且灼热,沸腾并颤动


预示末日的到来


恐怖恐怖恐怖至极


疯狂会统治恐惧和灼痛


他们所处之地是无穷的悲哀


从海底升起,他们在盘旋着


恐惧吧


望向天空


直达高处”


这诡异而颤栗的颂歌让我的脚步止在了临门的台阶上。


我知道那些人,那些小镇的居民,他们就在里面,在干着什么!


这一幕曾一遍一遍,反反复复的出现在每个夜里的那同一场噩梦。像重复播放的恐怖电影。


那个流传于小镇的古老传说,这个噩梦,真的已经成真了吗?


我的衬衣紧紧的粘在了后背,我感觉不到;我额头的汗水,滑进了嘴里,我也尝不到。


因为我的意识早已被眼前这场,浮现而出噩梦所麻痹。一样的恐惧再次遏制了我的脉搏,亦如恐吓着梦中那个弱小的我。


我的脚仿佛陷进了淤泥里,动弹不得。


“救命啊!救命!”


一声呼救,划过我混沌的脑海。瞬间便被什么东西捂死。


我呆住了。然后不顾一切的向大门冲去。


“是艾伦斯的声音,不会错!是艾伦斯!她没有死!她要我救她!”


我忘记了害怕,忘记了这呼救里的蹊跷,也听不进脑子里的那个声响。


它在笑,它在肆意的嘲笑。


“哈哈哈……太好玩了!哈哈……”


我只知道我必须救她,救我的艾伦斯。哪怕和她一起死!


“哐当!”


厚重的大门被我一掌推开。


***


教堂里没有电灯,斑驳的墙壁和廊柱上,燃着一根根白色蜡烛,跳动着鬼魅的绿光。将宽敞的教堂大厅照得透亮。


只是好像……空无一人。


鬼魅的颂歌却继续嘹亮。


我微微放大了胆子。一排排审视着漆着红漆的长椅。一层厚重的灰尘,如野兽的毛皮,覆在上面。


不,不,是整个教堂都覆满了厚重的灰尘,圣所,祭台,读经台……一个个仿佛都沉睡着,二十多年没人搅扰的沉睡着。仿佛等着我。


我,搜寻着颂歌的来处,仿佛在和这歌声玩一场捉迷藏。幽魂般游荡于大厅的廊柱之间。


直到小心翼翼的,推开一间侧室的门。


一道漆黑的楼梯,看不见长度。通向未知的地下。那低下,漆黑得,仿佛一条无底的深渊,等待着把一切吞噬。


没错!那颂歌正是从深渊升起,沿着这陡峭的楼梯而来。


我回到大厅,从墙壁上取下一盏蜡烛。


借着豆大的绿光,一步一步,探向眼前黑暗的深渊。


***


“咯吱……咯吱……”


一脚又一脚,像一具骨架在响,这颓败的楼梯。真不知怎能撑得住所有小镇居民的体重。


楼梯真的好长,仿佛直通地底。蜡烛上诡异的绿光,在这无边的黑暗里,随着越来越澎湃的颂歌,和着脚下的咯吱声,跳动着舞蹈。将我投在墙壁上的身影,拉扯得形同鬼魅。


楼梯下是条短短的走廊。近在咫尺的尽头,一扇紧闭的木门,一条条木板之间的缝隙,透出一样的绿光。颂歌便从里面幽幽传出。


这不禁让我诧异,这么深的地底,这颂歌竟轻易的就爬出了地面的教堂。


“进去吧!进去!去完成你命中注定的使命!”


又是那个声响,在我的脑子里,却又像夹在鬼魅的歌声里,从木门里飘来。


我的手迟疑的伸向沉默在歌声里的木门。


就在此时,齐声合唱的颂歌停歇了。


最后那一句:


“群星归位之时已至,


他们终将回来。”


的余音,回荡在廊道内,久久的,不愿消逝。


一个沙哑的嗓子铿锵着庄严肃穆的声音,一字接一字的,在我耳道内爆炸。


:“仪式开始!”


这声音,竟然是老镇长的。


他还没有死!


可时间,已不允许我去梳理塞满脑子的疑惑。


我必须马上去救她!


“进去吧!进去!”


又是那个声音。


管它呢!


我一下子闭紧了双眼。双手用上全力。死死压住粗糙扎手的木门。


“啪”的一声巨响


***


木门应声向内,敞开的口子缓缓拉开。如掀开一场戏剧的帷幔。


首先映入眼帘的,竟是一面大大的圆形地下湖泊。平静的湖面,透出这世界上最彻彻底底的黑暗。倒映不出哪怕一丝一毫的光亮。那怕,在它正上方,那同心圆一样的的天窗里,透进的点点星光。


原来,这教堂的天窗,竟是直达地底的。


而小镇所有的居民,就围绕在这面圆湖边的上。一圈两圈。


一张张的脸,却无丝毫血色,苍白的,仿佛刚从坟墓里爬出。衣服上斑斑驳驳的,像是泥土。


他们齐齐的看向我,眼眶里却没有眼珠,而是一颗颗的火焰。跳荡着


照彻整个地宫的绿光。看得我汗毛直竖。


让我心里发毛,两腿发软的,却是他们脸上那夸张的笑容,眼角高挑着,嘴巴笑开得大大的,露出野兽般尖锐异常的牙齿,和毒蛇般分叉的舌头,仿佛一个个垂死的人,看见了生还的希望。


他们……到底……还是人吗?


“你……终于回来了”


又是我脑子里的那个声音。


不!


是刚才的那个声音,那个没死的老镇长。


他的声音,从湖对面的人群后传来。


于是,对面的人群帷幕般徐徐散向两边。


于是老镇长露了出来,


不,他不是老镇长。即便他还是老镇长敦实的体格,穿着老镇长那件笔挺老旧的制服,操着老镇长沙哑得摩擦着沙砾般的嗓音。


他的脸,却已然是一张怪物的脸。一半勉强还算是人脸,另一半,却如同腐烂后的骷髅,头盖骨黑洞洞的眼眶里,跳动着更加刺眼的绿色火焰。


而他的两只手。还能叫手吗?


完全就是两根大章鱼的触手,随着沙哑的嗓音,随意摆荡在剧烈起伏的胸前。


***


“你是为她而来的吧!”


随着他故意拉长的声音,他左侧的人群,又往左腾出一块地方。


是她,我的艾伦斯,我的发小,我的挚爱。


她被死死的绑着,固定在一个黑色十字架上,恰如受刑的耶稣。嘴巴也被绷带封住。一条长长的凹槽,河道一般,从她的脚下,笔直的伸进圆形湖泊。


艾伦斯望着我,眼睛里闪烁着星光。


我的眼泪夺眶而出。


我必须救她!即便让我去死!


我要积蓄力量,拼尽一切的冲过去。


我的身体!怎么?不能动了!为什么?为什么?


我必须要去救她!


“下面,该由你进行仪式的下一步了!”


那头怪物兴奋的叫嚷。


***


说着便矫健的闪到一旁。背后,一辆医院的推车,灵异般自个推了出来。


咯吱咯吱……


滚到了十字架旁。那洁白的盖布上,躺着两把锋利的手术刀。亮的刺眼。


而那头怪物和所有人,都不再看我。而是死死的注视着顶部那扇圆形天窗。


脸上挂满了期待,仿佛期待一顿圣经里的圣餐。


片刻后,一束异常闪亮的星光,穿过层层天窗,笔直的落在黑色的湖面。将湖的黑暗照亮。


此刻那头怪物和所有人的视线,随星光一起落在湖面,同时慢慢闭上了眼,嘴巴一张一合。像在念动魔咒。


而我却什么也听不到。


绿光熄灭,地宫寂静无边。只有那从天而降的鬼魅星光,将眼前的昏暗照亮。


“去吧!拿起那把短的手术刀,去割破祭品的脚脖。”


是那个声响,它在寂静的地宫中突兀的回响!


不不!我不要!


可我的身体,我的身体已经不是我的了吗?


如一个木偶,一具被长线钉满全身的骷髅。被那个声响摆弄着。


“咯吱……咯吱……”


走向绝望的深渊。


***


捡起那刺骨的手术刀!


快停下,我命令我正在下蹲的身躯,我命令我持刀的右手,立刻停下,停下!


可血液,鲜红的血液,已从我爱人的脚脖里流出。


娟娟成细流,顺着凹槽,如河流,汇向星光里绝望的湖心。


然后平静的湖面,突然就汹涌起来。


合着星光和鲜血的黑色波涛,倒映出那怪物和所有人的大笑。朗朗的大笑,淹没了我死人一般绝望的脸。


笑声又突然哑然而至。那些人的嘴巴又开始一张一合,死寂再次统治着地宫。


“最后一步,用长的手术刀,直接割断祭品的喉咙。”


“我不要!我宁可你杀的是我!”


我用唯一还属于我的嘴吧!拼尽全力的反抗那个声响!哪怕嗓子都快嘶哑。


“呵呵!”


然后,我的嘴巴竟再也无法张开,再也无法说不出哪怕一个字。


我彻底绝望了。心在哭泣。


“艾伦斯,不怕!我很快就去陪你!”


我手里的刀刃已逼近艾伦斯颤抖着的雪白脖颈。


就在此刻,我停住了,我的手终于停住了!


也许是因为我的泪眼里,看到艾伦斯眼角,一滴晶莹的眼泪。


“刺下去!割破这女人的喉咙!让我醒来!”


那个声响,在黑暗里咆哮起来!


身后的湖水,翻涌起骇人的声浪!


我知道我不能犹豫!我知道我的身体会再次失控。


于是,我拼尽最后一丝希望。将长刀全力刺向一旁,那闭眼怪物的心脏。


然后我看到那怪物惊愕而恐惧的脸。


从他心脏喷涌而出绿色粘稠的血液,带着浓浓的鱼腥味,恶心异常。混进了凹槽,汇入黑色的湖。


“不!”


那是那个声响最后的声音。


翻涌的波浪停息了。整个地宫却地动山摇起来。不,是环伺小镇的群山,它们发怒了!


这个小镇就要完了!


那些人脸上的笑都死掉了,只剩下绝望的嚎叫和骚乱。眼眶里的绿光,在这片地动山摇里飘摇。


我火速的解开艾伦斯嘴上的绷带,刚好用来包裹脚踝处的伤口。


在我刚刚接下捆绑着艾露莎四肢的麻绳。


绗啷!一声巨响。


木门已然塌陷。那唯一的出口没了。


我的脸上的希望即将熄灭,却被艾伦斯一把拉到了湖边。


指了指平静的黑色湖面。我们彼此笑了下。


主意已定,我们俩一起跳进了这黑色的深渊。


***


当我俩从河里浮出身子。眼前的小镇已被巨大的乱石,砸成沸沸扬扬的废墟一片。


两根木柱也倒塌了下来。摔断的木板上,


克苏鲁镇


四个大字也断成两块。


而朝阳,灿烂的朝阳正从大道的尽头升起。我们俩坐在岸边相拥着,喜极而泣。


我们用大道一旁的荒草地里,取了几根枯木。点了一堆篝火,一边烘暖衣服和身子,一起计划我俩的婚姻和未来。


不再有什么克苏鲁镇,不再有什么恼人的声响。我俩一起看着徐徐东升的朝阳。笑了。


***


可我俩怎么离开这呢?这是个恼人的问题。


这时艾露眼睛突然一亮。手指调皮的指着不远的大道旁。


“看!是辆汽车!”


***


车里没有人,一张旧旅游明信片和一张老地图。斜躺在副驾驶座上。


明信片上印着“克苏鲁镇,仅有900位居民……”,而地图上的克苏鲁镇,被红色标记笔圈了起来。


我俩不约而同的一起回头,望着被砸成废墟的克苏鲁镇。为这个可怜的旅行家哀悼!


然后,我成功的破开了这辆车的锁。不错!油箱满满。


我俩疾驰在宽广的大道上,把克苏鲁悲惨的过去远远的甩在了身后那迅速消失的视野里。奔向幸福的远方。


***


突然晴朗的天空突然下雨。


黑色的雨水,“劈里啪啦”的打在前车窗上。


和克苏鲁河一样的黑色。越来越密,越来越急。


直到雨声彻底遮住了车载收音机里的音乐。


我俩莫名的惶恐起来。


下意识的深深踩下油门。


汽车疯狂的疾驰,向被魔鬼追赶。


越来越快,越来越快……


忽然一个晃眼,眼前驶来一辆大型货车。


我紧急的踩下了刹车。竟如同踩在了一块棉花上。


紧急的按下了喇叭。依然只有庞大的黑雨在响。


这辆车的刹车和喇叭……是坏的!


巨大的恐惧瞬间淹没了我俩全部的幻想。


在相撞前的一瞬,一旁的车载收音机里,好似飘出一个熟悉的声响:


“这一次,绝不能再失败!”


***


“轰隆!”


车祸发生在一个晴朗的清晨,现场一片狼藉。


一张因爆炸喷涌而出的报纸,沸沸扬扬,落在一旁的河上。随黑色的河水一路飘远。


那是一张新闻时报,上面报道着:


1.目前因食用受污染的水,而身患不明精神疾病的患者已增至900人。医疗部门尚未研究出有效的治疗方法。


政府已采取措施,对居民用水来源进行严格控制和把关。


2.受污染的黑水源头已经查清,来自一条古老河流,此河发源于一处丘陵地带,该区域正好是古老小镇克苏鲁的所在地。


3.克苏鲁小镇已于二十年前,毁于一次离奇的强烈地震所引发周边山体集体滑坡灾难。而地震原因,相关研究部门至今未能查明。


4.克苏鲁小镇唯一的两个幸存者,刚从灾难中成功生还,就发生了严重车祸,死在驶离克苏鲁镇的途中。


具当时出勤的交警部门透露,该二人死因离奇。原因如下:


(1)二人乘坐车辆为二人盗窃得来;


(2)车辆刹车系统和喇叭完好,车祸发生时,却无任何刹车按喇叭的迹象;


(3)二人死状蹊跷,两具尸体,面部均显怪异狂笑。同时身上和随身衣物上发现轻微黑色水渍。


(4)重点是,尸检部门解刨后,发现:二人于车祸之前,双耳已聋。


我报将对上述事件持续跟踪报道。已派多名记者,便衣前往克苏鲁镇实地调查。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分享到: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