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时方位:主页>原创六合>心灵笔记>

自在仍是束缚?

时刻:2018-08-12 18:13来历: 作者:强颜欢笑。 点击:
  


我是一段树根——一段安安稳稳地成长在野外的、不起眼的树根。

可有一天,有一群人来到这儿野餐,我模糊听到他们谈日子之庸俗,聊实际之严酷及人生哲理。他们在上面其乐融融地说笑,我在下面侧耳倾听。当他们聊到自在与纠缠时,我才意识到:我没有自在!

我看不到,我只能听到风声呼呼,泉声汩汩。我无法像蝴蝶相同为落叶伴舞,无法像鱼儿相同漫游大海,无法像风儿相同任意吹拂。在我的国际里,不过是一片漆黑,被一层厚厚的土块死死地覆盖住,没有春夏秋冬、没有桃红柳绿。我神往阳光的明丽和月亮的洁白,幻想清风拂面的感觉,缤纷落英的馨香。我只能听鸟儿大声引吭,叙说北方无垠的雪原,南边温顺的水乡,西边宽广的大漠,东面美丽的渔港……我多么想脱离这禁闭我的土层,去外面的国际看一看。

但我深知,一旦没了这土壤,我便会在风吹雨打下死去,渐渐腐朽,成为动物的口中食,或许在熊熊大火中化为灰烬。

有时候,我会仰慕流星,它能自在在天空中飘扬,自在自在。但,当一束亮堂耀眼的光划过天边后,随之而来的是一粒微尘,飘落在某个不起眼的一隅,随风漫无目的地奔走……这是自在?

没有夜晚的漆黑,白日的亮堂谈何而来?没有空白的烘托,国际的彩色谈何而来?没有束缚,自在谈何而来?

作为一段树根,我有我的自在。向下,我把自己身体各个部分扎入地层,使大树耸峙不倒;向上,运送养料与水分,使大树枝繁叶茂。没有我,哪来的这一整棵挺立的大树?

在地下,我倾听地下泉流的吟唱,欣赏微生物的舞蹈,幻想外面的国际尽力延伸,感知大地的心跳,为枝头上的绿色而斗争——这便是我的自在!

所以啊,这片土地便是我生计的含义。假如为了所谓的自在去逃离,那我将无处寻觅自在。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共享到: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