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时方位:主页>原创六合>穿越玄幻>

谁是魔?

时刻:2018-09-30 15:36来历: 作者:软墨 点击:
  

营帐内。

十余名身穿战甲的将军席地而坐,俱怀着恭顺神色注视着主位上的男人,步清。

步清举起一杯酒,道:“起事能到今天这个境地,多亏了诸位!”言罢,动身,拱了拱手,将杯中酒一饮而尽。

这时一切将军亦动身,其间一位说道:“清王,应当说是我等多亏了你的带领!”

一切人都笑了,也各自端了酒,喝了下去。

“清王,胜败就在明日。不过卿儿信任,以您的智慧,攻破魔都,垂手可得!”在座的仅有一个女子看向步清,笑道。

步清道:“若不是莫卿你的帮忙,咱们的战况也不会如此喜人!”

“若非魔主亲妹妹供给的信息,咱们也不能百战百胜了。”一位将军插嘴道。

确实如此,莫卿身为魔主莫未之妹,知晓魔主许多隐秘,在战役中充任军师之职,也是发挥了很大的效果。

莫卿敛了笑脸,严厉道:“身为莫未之妹,并非我能决议。他暴政百年,理应被推翻!”

见到莫卿这般,步清知道她厌恶魔主所作所为,天然也不喜在言语上与魔主有甚牵连,当即抓住她的手道:“卿儿所言极是。”转而对将军们道:“诸位,咱们的意图,都是推翻魔主暴政,为魔地带来一片光亮!”

众魔将纷繁称是,不再提及莫卿。复而举杯邀酒,席间欢喜融融。

是日深夜。

风扬起魔都边城的沙土,步清立在一处高地,眯了眯眼睛,远望不过百里之隔的魔都。

新一代魔主莫未就任已有百年有余,莫未凶狠且糊涂,就任十年便贬了五十多位魔王,责令他们带着自己一脉的族员永久脱离魔都。又喜建宫廷,移用魔兵,致使外出寻找人族群居地的魔兵数目严重不足。寻不到人类,以人为食的魔便没有口粮,连魔都都闹气饥馑。可魔主并不体恤民意,将上言奉劝的臣子俱贬出魔都。魔都饥馑,莫未却命令每日将一百只优异的食物送入魔宫中,供自己及魔妃们享受,一日不合格又要贬黜掌管食物的官员。

所以,步王率众一朝起义,占领城池,现在魔地多半城池俱在步清手下,明日,便是出动军队攻击魔都的日子。

步清嗅着空气中淡淡的血腥味,俊朗的面庞上罕见地流显露一抹忧虑。通过良久的策划,方针眼见着就要达到。可是他心中隐约有些不安。在这静寂的夜里,这份不安,益发浓了。

“清王,夜深了,回营帐吧。”一件斗篷搭上他的身子,伴随着温顺的声响。

感受到搭在自己肩上的手,步清唤道:“莫卿。”

莫卿走上前与他并肩,问道:“王,您可是有什么烦心事?”

步清并未回头,仍旧看向远处,只道:“无甚。”

“只需胜了这最终一场战事,魔地从此也能得个安靖了。”莫卿道。

“是啊。”步清侧身看着莫卿,道:“传承万年的莫氏魔都,也要易姓了。”他顿了顿,又道:“谢谢你。”

莫卿摇了摇头。

“比及魔地安靖,咱们便可毫无顾虑地成婚了。”步清笑道,他冰蓝色的眸中充溢笑意。

莫卿低下头,亦悄悄笑了,姣好的面庞上泛起一抹红晕。

天未亮,战鼓擂响,数不清的魔兵涌向魔都,而那看似非常巩固的城墙上仅有百余位魔主一脉的亲兵举着弓箭等候。

见状,步清这方的魔将慨然大喊:“魔主人心离散,攻下魔都垂手可得!”

一时刻,士气大振。

步清身披甲衣,骑在战立刻,缄默沉静着调查着形势。

他的战士正逐步攻近魔都,不过一刻钟,城门大开,战士中传来一阵喝彩。

他身边的一位魔将喊道:“清王,城门攻破了!”

一阵不安突然袭来,步清面上不露,镇定道:“传令!当心进城!”

他策着马亦向城门方向驰去,十余位魔将紧随其侧,莫卿也驭马跟从。

这时,前锋兵卒一阵骚乱,传音讯来,魔主现已呈现。

步清一夹马腹,驰向骚乱之处。

魔主莫未一袭黑衣,立在城内瞭望台处,面庞含笑。乌黑的眼睛里带着道不明的心情,令步清不适极了。那副容貌不似凶狠的魔主,倒像是富有家里尽心教养的膏粱子弟,在看着困苦大众低声乞讨。

见到步清,他并未显露一点点惧意,翩然自瞭望台上飞落而下,一身魔气收敛入体,幽幽道:“步清,你来了。”

见到魔主一副毫不害怕的容貌,众兵将后退了少许。步清下马,道:“莫未,暴政百余年,今天,便是完结之日。”

莫未仍旧笑着,道:“步清,只要你能杀我。”蓦地魔气一振,除步清及莫卿以外的一切魔兵魔将俱被震退。步清乃是以法力相抗,而莫卿是因为血缘联络不受影响。

举着剑,步清用法力防护着遍地的狙击,逼近了莫未。

莫未不退半步,笑着看步清将剑送入自己的胸膛。

当胸膛被贯穿的那一刻,他倒在地上,一片似墨般黑的魔气自他体内涌出,步清下认识去挡,那魔气却悄悄巧巧地绕过他,构成一片壁障,将他们三人与一切战士相隔开来。

他们三人,步清,莫未和莫卿。

一颗乌黑的珠子悬空呈现。

步清心脏一跳,他心下有了少许猜测,却又当即否定,昨晚和刚才心中的不安,让他此时精力紧绷,可是面上仍然不显,他用极端漠然的声响问道:“莫未,你这是想做什么?”

倒在地上的莫未站动身来,步清的剑身乃至还在他身上,但他仍旧笑着,笑脸里带着一丝摆脱。他好像一点点不疼,道:“步清,抱愧了。”

极端怪异的画面。

莫卿走上前来,站在莫未身边,眼角含了泪水,却是在笑着的,仍旧是那么温顺的声响:“清王,谢谢你。”

步清皱了蹙眉,想要说什么。莫未却当即说道;“现已到了这个时分,我要告知你,真实的魔族秘事。”

“这方圆万里一切的人类,都受了源魔石的影响,生了魔的力气,认为自己是魔。人们干着杀人、吃人的工作。唯有我莫族传承万年,是真实的魔族,你们诸位王俱是人类。”莫未唇边的笑意逐步淡了,身子也好像软了下去,站着有些不稳妥。

步清拧紧了眉头。喉头有些厌恶。人,吃人?他问道:“你们,说的是真的?”

莫卿急速扶住莫未,接着说道:“咱们一族族员知道本相,可是无法言说,不然不只我族族员将会消亡,听到了这本相的他族之人均会魔化,成为真实的魔。”

听到这儿,步清认识到了什么,匆促问道:“你们现在为何将这些告知我?”

莫未道:“我和卿儿现已不想再看着人吃人这样的工作了,已然我百年的举动,现已逼着你起兵,这魔主之位,天然要给你......处理的办法,就靠你来寻找了。”

二人的身影逐步虚幻,化作漫天的黑色粉末,粉末很快被那黑色珠子吸收,珠子又涨大了一分。

隐约可以听到莫卿温顺的声响说着:“对不住。”对不住,从百年之前就做好了策划,逼人起兵,逼你使成魔。对不住,骗了你。

步清有些茫然,将目光投向那颗珠子,心想:“这应该便是源魔石吧......”

他情不自禁地伸出手,抓住那颗珠子,自珠子中延伸出乌黑的气体,窜入他的心脉之中。源魔石逐渐转小,消失了。他美丽的冰蓝色双眸瞬间变得乌黑。从前莫未布下的魔气屏障在这一会儿猛然碎裂。

步清捂着胸口,有些喘不过气。他的目光涣散了一下,又很快清明。

他喃喃道:“我步族传承万年,乃真实魔族。一切的王,其实都是人类。”

默了一会,他又想念一遍:“我步族传承万年,乃真实魔族。一切的王,其实都是人类。”

回身,看见那些惊异地看向他的兵将,他乌黑的眸中猛然染上一抹怜惜。那是同刚才立在瞭望台上的莫未眼中的心情一般,令人不适的怜惜。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共享到: 更多
  • 上一篇:石蒜
  •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