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时方位:主页>原创六合>生长纪事>

玩儿

时刻:2018-12-30 15:19来历: 作者:子安居士 点击:
  

玩儿是门学识,有精有细,有架有范,摸鱼养鸟,熬鹰放狗,那大开大合的细规则,傲里夺尊的大爷范儿,莫不有其把式,含其手工,带着浓浓的老北京味儿。非此地利不可得,无其地舆难以成。不过若是你吃够了老北京的豆汁儿,想要尝一尝江南的清茶,那杭州就是一个不错的挑选。

我的家园在杭州的一个旮旯里,虽然也属杭州吧,但离那儿还真不算近,至少在上高中前我从未踏足西湖,更别提什么灵隐寺、宋城了。仅有能证明身处水乡的便只需这多情的气候和马头墙下一溜儿幽静的冷巷了。虽然罕见外人踏足,但咱们却也玩得五光十色,自得其乐。

春日里气候和暖,浅黄色的阳光唤醒了熟睡的大地,一场细雨往后,小镇便穿起了新衣。池塘边、田地里、墙缝间、屋顶上一夜之间便绿得生气勃勃,哪哪儿都是绿的,深些,浅些,你都不知道它们是从哪儿冒出来的。新长出来的小草软软的嫩嫩的,带着晨间清透的露水,让你舍不得去接触,又不由得不去接触。池水早在清风的笑语里抿起了嘴角,一条条白色的小鱼猎奇的在水面上游来游去,时而停留在靠岸边私语些什么。大人们是再不去捉的,缺乏指甲巨细,游得极快,裹上面粉还不行塞个牙缝。唯有孩子们不由得,就算挨上十几顿打,也要往那里凑。不敢从家里带抓鱼的东西,便折个柳枝钓点蚯蚓只当是个钓竿;再不济从池塘边捡个破碗扯个塑料袋也算一件抓鱼的利器。用袋子抓鱼可有窍门,切不能看到鱼停下便急急下手,且不说光线折射的科学道理,就是袋子触水引起的动摇就够鱼跑的了。非得沉下心定下神来,把袋子没入水中,两手拉住袋子两头静静的等,比及水面康复安静,小鱼探头探脑的回来检查,这时可千万别着急,它是来刺探真假的,一有动态准保跑得比方才还快。比及确认安全了,它便悠头达脑的游回来,再过一瞬间,三两老友也齐聚于此。趁此时,眼疾手快猛一上提,小鱼就被收入囊中了。有时一下没反应过来或是捡到的袋子有洞,这下惨了,辛苦半响还得眼看着它游走,那沮丧劲儿就别提了。

及至流行夏天,房前屋后不时处处走走停停无一不是知了的哀鸣,火辣辣的太阳直炙大地,墨绿色的树荫在热浪里瑟瑟,房舍村落都在蒸发的空气里幽静歪曲。关于孩子而言,夏天最残暴的酷刑莫过于午睡,撒不得欢,行不得船,只得三三两两的找一个树荫,牵强避得一些流火,若得石板于旁则为上佳之地,常引得世人争抢。从口袋里掏出几颗弹珠,老友各占石板一角以此为据点,统一贯中心进发。风吹雨打的石板上有着天然构成的孔洞,弯下腰来定睛一看,曲指,蓄力,只啪一声,弹珠便咕噜噜噜地滚到前面的孔中。若是用力够巧,视点够妙,更能将火伴的弹珠挤开,自己稳坐中帐。这样的巧宗并不多见,因此每一呈现必能斩获许多艳羡崇拜的目光,一时刻引为传奇。若无此用具也不妨,只拾几个烟盒纸板交由能手叠好,便可在石板之上噼里啪啦的拍起画片来,正拍、反拍、双翻、一条龙,只需你想,你尽可徜徉其间,消磨那半日闲极韶光。

待到麦浪滔平,另一种游戏便在孩子们的手中悄然盛行起来,寻一处草衰履新之地,顺手扯起一根草根,便有了比斗的本钱。将两根草根半数穿过,两手互扯两头,以草根未断者为胜,待到连斩三将,大略便可升作君王,吟上几句正人不立危墙之下,得到消停的荣养。若是征心未平,只怕就只剩余赴汤蹈火的成果了。一般来说,这种斗草之王不宜太嫩,不然易被对方老将斩于马下;太干则更惨,没有交手便班师未捷,先死为敬。须得拽一粗大健壮之草,延根处拉扯两至三厘米,取其草茎是为最妙。此处根茎较状,柔韧性极强,若得以恰当调整交手接点,三元及第不在话下。

若是一觉醒来清霜满地,不用说自是新客来访。所以牵马引缰改换门庭便成了孩子们冬日里的一件大事。南边的冬季罕见大雪熟年的现象,捕鸟溜冰更是想都别想。在这个围巾手套是安慰,过冬全赖身正气的当地,还想着玩儿的也就只需孩子们了。只需哪天开门看见路上坑边有层薄薄的积冰,孩子们就跟收到了信号相同,早早的嬉闹起来了,找上一个不用的旧盆儿,寻摸一处偏远的旮旯儿,眨巴眨巴眼睛盼着天亮。天亮太早也无用,一盆水泼曩昔不等结冰便蒸发在空气里了。非得是夜里八九点,若是有幸熬到十一二点,那一盆水泼上去才叫舒坦呢,几点寒意溅起脚上,冻得人不由打个战栗,四肢并用地躲回屋去,钻进厚厚的棉被里长吁一口气,这样才算大体完结。热烈的重头戏还在后头呢,天光大亮,都不需求闹钟,门外的鸟鸣就是最好的铃声,孩子们就像遭到呼唤一般,一个个裹上毛衣、线衣、大棉袄,跟个熊似的撞出门去。果不其然,昨夜泼上的水此时现已冻上了一层薄薄的冰,在那儿放出莹莹的白光引诱着你,让你不由得抬脚去玩儿。只一点,爸妈在那儿诉苦时可千万忍住别乐,不然你怕是要注定孤负“佳人”了。吃过早饭,趁着太阳还没出来,赶忙换上一双不新不旧的老鞋就可以出去玩了,一脚踮一脚滑,这就是咱们的小型溜冰场,就是一个不稳摔上几跤,那也是冬日里可贵的乐事。

家园的游戏还有许多,玩意儿更是不少,宽恕我笔力有限不能尽诉,其实与老北京不厌精不厌细的玩劲儿比,江南的游戏更像是山间的一汪清泉,你玩儿也好,不玩也罢,它就在那里,不离不弃。兴致来时,俯拾即是;兴尽而往,落下却也不妨。不过是个玩儿,精也好,疏也罢,不用过分介意,流年仓促,想来高兴就好……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共享到: 更多